•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湖北省 > 荊州 > 監利人物

    陳克昌


    [公元1901年-1932年,革命烈士]

      陳克昌,1901年11月21日出生于洪湖岸邊——監利縣一個貧苦農民家里。1924年7月,以優異成績考入武昌荊南中學。他在共產黨人、教導主任兼國文教員董必武的引導下,利用課余時間,閱讀了《新青年》《武漢星期評論》《向導》《共產黨宣言》等進步書刊,對馬克思主義理論有了一定的認識。
      1926年北伐開始后,25歲的陳克昌投筆從戎,到廣東參加國民革命軍,被分配到第四軍教導團工作,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27年2月,陳克昌同志因公回監利。當時監利縣農 動蓬勃發展,革命形勢很好,共產黨員陳步云、劉崇龍受董必武派遣,在監利組織革命運動,發展黨的組織,擴大農民武裝。他倆聽說陳克昌回家,急忙登門拜訪,要陳克昌留在監利主持軍事工作,并上報中共湖北區委,經上級黨組織批準后,陳克昌留在監利,任監利縣自衛大隊大隊長和以共產黨人為主體的國共合作的監利縣黨部執行委員兼秘書長?h黨部希望陳克昌盡快把武裝抓過來。陳克昌了解情況后,向縣黨部匯報說:“革命要 彈,但縣自衛大隊以兵痞流氓居多,班長、排長、中隊長、副大隊長都是大土豪劉昆壁的人,不換人是不行的!庇谑,他物色了幾位得力助手,像沙子一樣摻進縣自衛大隊。
      不久,陳克昌利用父親過生日的機會,在大隊部擺了兩桌酒席,請班、排長以上人員聚餐。
      班排長聽說大隊長父親過生日,都提些禮物來,唯有黃孝奇中隊長、劉昆震副大隊長心懷不滿,空手而來。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作惡多端,末日已經來臨。
      席間,黃、劉二人一會兒唱幾句京戲,一會兒議論時勢。陳克昌顯得十分“熱情”,與他們頻頻碰杯,黃、劉喝得暈頭轉向。陳克昌見時機已到,呼地站起來,大聲吼道:“勤務兵!”隱蔽在隔壁屋里的士兵聽到暗號,迅速沖進來將黃、劉捆了起來,其余班排長嚇得不敢動彈。陳克昌拍著桌了子,手指黃、劉二人的腦袋說道:“今天,我陳克昌不是菩薩心,而是鐵了心要拿你們開刀!”黃、劉頓時嚇得呆若木雞,癱倒在地。
      陳克昌公布了黃、劉二人的罪行,宣讀了布告,然后命令立即執行。黃、劉被處決了。監利縣自衛大隊士氣大振,200多條 ,幾千發 牢牢地掌握在陳克昌手里了。
      “四一二”- 政變發生后,陳克昌目睹了許多優秀共產黨員被捕、被殺,更激起了他對 派的仇恨。監利縣的土豪劣紳趁勢勾結敵縣長,四處捕殺共產黨員和農協積極分子,陳克昌被迫離開縣城,轉入洪湖西岸的橋市、汴河一帶,采用人熟、地熟、湖熟的有利條件,同敵人展開了機動靈話的游擊戰爭。
      一天夜晚,東灣的“清鄉團”團長王維禮。帶著10余名 兵在汴河剅搭臺唱戲。陳克昌帶30余名游擊隊員混進戲場。這時,匪首王維禮正陪著女兒,帶著兩名 兵,坐在臺上看戲,眾匪兵坐在臺下,游擊隊員按照計劃各自選擇好對象。陳克昌看準時機,掏出手 ,朝天一 ,游擊隊員聞聲而動,每兩個人對付一個匪兵,一個抱人,一個奪 。周圍群眾對“清鄉團”早就恨之入骨,見此狀況一涌而上,奮勇擒敵。這次戰斗繳 16支,將惡貫滿盈的王維禮就地正法。接著,陳克昌率游擊隊員,搗毀了“清鄉團”團部,又繳長 20余支, 4000發。游擊隊員高興地對陳克昌說:“陳大哥,象這樣抓 ,抓 ,不愁革命不成功!
      1928年2月,原中共蒲圻縣臨時縣委書記劉迪生被捕叛變,使武昌、漢陽兩個聯絡站遭到破壞。為了恢復蒲圻縣委,省委決定調陳克昌任中共蒲圻縣臨時縣委書記。不久,陳克昌被捕,押于蒲圻監獄。開始,敵人審問他:“你姓甚名誰?哪里人?在蒲圻干什么?”陳克昌回答:“我姓鄭,名東山,江陵縣人,在蒲圻做茶葉生意!”敵人用盡了各種刑具,陳克昌被折磨得死去活來,而口供始終如一,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1930年夏末秋初,鄂南黨組織負責人龍從啟到蒲圻做地下工作。黨組織指示龍從啟:秋暴后有許多同志關在蒲圻監獄,要設法營救、龍從啟在蒲圻監獄找到陳克昌,請一家理發店李老板出面具保,將陳克昌救了出來。
      陳克昌出獄后,找到湖北省委,詳細匯報了自己在獄中的情況,省委決定用他擔任湘鄂西聯縣政府交通科長兼洪湖游擊隊隊長。
      陳克昌來到湘鄂西蘇區,看到百十人的游擊隊,只有十幾支 ,其余都是梭標、大刀、鳥 、沖擔、菜刀、魚叉等武器。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一天,洪湖蘇區負責人周逸群找到陳克昌,談起武器彈藥的事,要求他想辦法買一些軍火,陳克昌愉快地接受了這一任務。
      陳克昌帶上偵察員孟勤,先在聯縣政府舉辦的特別訓練班學習了土匪暗語和動作,并派人到沙市偵察,經過充分準備后,他們乘船到了沙市。在沙市童家花園茶廳,陳克昌一邊喝茶,一邊等待時機,因為這里常有國民黨軍官來賣軍火。不一會,來了兩個國民黨軍官。陳克昌迎上前去,高舉拇指(土匪動作)說道:“二位長官,請到這邊喝茶!”兩個國民黨軍官靠近他的桌子坐了下來。陳克昌以土匪頭子的身份,和他們討價還價,談妥生意,用1500塊光洋買得8支手 ,12支 ,1箱 。第二天早晨,兩個敵軍官派4個士兵將 支彈藥偷運到江邊。陳克昌付了錢,租了條船,將 支彈藥藏好,然后化裝成漁人,站在船頭,不時向江里撒幾網。孟勤守護 彈,一邊理網,一邊觀察情況,船順江而下,平安返回洪湖。周逸群將這批 支彈藥及時武裝了段德昌領導的獨立團。獨立團有了這批武器,如虎添翼,屢建戰功,段德昌也榮獲常勝將軍的美稱。
      不久,陳克昌、孟勤、彭松山再次赴沙市買 。這次陳克昌化妝成糧商,孟、彭化裝成小伙計,乘一條帆船駛向沙市。船剛靠岸,4個便衣特務跳上船,說要搜查共黨。彭松山見此情景,沉不住氣,掏出手 ,斃敵兩名。陳克昌見暴露了身份,便乘混亂之際,帶著孟、彭二人沖上岸邊,隱入人群之中。
      岸上人多,特務不敢開 。一時間,沙市岸邊的叫喊聲、警笛聲響成一片,他們三人轉彎抹角,向江邊另一渡口跑去。敵人- 了江,陳克昌掏出10塊光洋,要船工將他們送過江去。船工見錢,起錨開船。船到江心,特務大隊人馬趕到,向江中亂開 , 象雨點一樣落在船邊。彭松山腹部中彈,不幸遇難。陳克昌、盂勤拼命幫船工搖船,在江南靠岸后,他們掩埋了彭松山,找到一條小船趕回洪湖蘇區。事后,陳克昌寫詩一首:
      “向敵買 非等閑,
      行動秘密難明言。
      個人生死置度外,
      以假扮真要自然!
      1930年至1931年1月,蔣介石用3萬以上兵力,向洪湖蘇區大舉進攻。不久,洪湖蘇區軍民粉碎了一、二次“圍剿”,給敵人以沉重打擊,同時,由于缺乏 支彈藥,也付出了巨大代價。 派不甘心失敗,又調兵遣將,準備以二三十個團的兵力向洪湖蘇區發動第三次“圍剿”。要戰勝數倍于已的敵人,蘇區軍民急需 支彈藥。
      這時,除克昌出任湘鄂西兵工廠政委,也深知 支彈藥的重要,除抓緊組織生產長 、手 、軍用鍬和 補充部隊外;還向上級提出:沙市買 ,有成功,有失敗,失敗不要緊,讓我再辟一條軍火線!上級同意了他的請求。
      1931年4月的一天,陳克昌頭戴禮帽,身穿長褂,手持文明棍,化裝成大闊商,從監利白螺上船,順江而下。在地下黨員的掩護下,他闖過了敵人幾道關口,來到了漢口漢正街裕成客棧。為了掩人耳目,陳克昌又設法將妻子謝新安接到漢口,在漢口永寧老街租了一套房子住下。通過地下黨員許斌的關系和漢口商會理事戴城取得聯系,用100擔谷、50擔黃豆、50擔棉花在武漢換了20支 、10打駁殼 、2萬發 ,裝在夾底木船內順利運到洪湖蘇區。
      與此同時,入侵洪湖蘇區的川軍四師新三旅佟、楊兩個團,直逼陳沱口,揚言要蕩平湘鄂西蘇區。大兵壓境,夏曦心急如焚。忽然,警衛團長鄭紹文推門進來,報告說陳克昌的軍火已由長江進入洪湖,夏曦頓時愁眉舒展,揮毫寫詩一首:
      “敵軍圍我萬重山,
      救我紅軍有克昌;
      陳沱滅鼠慶功日,
      不要忘了軍火人!”
      陳克昌運來的軍火武裝了湘鄂西省委警衛團和軍校的一部分學生,他們在陳沱口阻擊敵人7天7夜,殲敵800余人。后來,賀龍握住陳克昌的手風趣地說:“克昌,要不是你及時運來那些真家伙,分局、省委、省蘇維埃早就搬家咯!”
      在漢口為了工作方便,陳克昌與妻子謝新安搬進了一所較高級的旅店,還時常參加一些商界舉辦的舞會和宴會。這時的陳克昌,在武漢商界,生意做頗有點名氣了。
      武漢交警總隊軍械處楊處長,監利人,陳克昌設法與他取得聯系,談成了一筆軍火交易。陳克昌將這批軍火運出了交警總隊的大門后,立即回監利,組織了何長秀等一批覺悟高,水性好,能駕船的婦女到武漢運送這批軍火。此時,敵人正在布置第三次“圍剿”,武漢車站、碼頭、交通要道都增設了哨卡,對過往行人一一盤查。這批軍火怎么運出去?陳克固急中生智,他先將 支彈藥用麻布裹好裝進一口館材里,上面蒙上腐臭的豬腸豬肚,前面由“孝子”開路,后面有“孝女”哭靈,就這樣前呼后擁、哭哭啼啼上路了。沒走多遠,遇到國民黨哨兵盤查。陳克昌上前解釋道:“是送老父遺體回監利,天熱,遺體已發臭,得趕緊走!睌橙瞬恍,走近一聞,館材里散發的臭氣使他惡心,只得捂住鼻子揮手說:“快走,快走!”
      陳克昌就這樣瞞過了沿途哨卡,將武器彈藥安全運至江邊。這時“孝子”、“孝女”又變成搬運工,將麻袋運至船底,上面蓋上鹽包雜貨,再加上一層甘蔗,溯江而上。船剛出三羊碼頭不久又通到三個巡江隊員盤查。陳克昌笑臉相迎,說道:“鄙人做點小生意,請盤查,請盤查,先吃甘蔗吧!”巡江隊員搜查了一陣,沒搜出什么,急忙啃起甘蔗來。陳克昌趁敵不備,掏出手 ,斃敵兩名,俘敵一名,繳 3支、 200發,順利把 彈運到監利江邊,再由游擊隊押運到國家老墩紅二軍團兵工廠。
      1931年12月11日,在湘鄂西省第三次工農兵代表大會上,陳克昌當選為湘鄂西省蘇維埃政府交通部長兼發行部長。次年1月22日,在湘鄂西蘇區第四次黨代表大會上,又當選為湘鄂西省委委員。1932年5月,湘鄂西地區開始了“肅反”運動,陳克昌被誣陷為“改組派”,蒙冤受難。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陳克昌被追認為革命烈士。中共監利縣委、縣人民政府在烈士的墓旁立碑,碑文是:“忠骨潤湖濱,英雄上九天,功績千秋在,無須紙墨傳!
      1965年4月28日,董必武主席親筆給陳克昌的長子陳長青寫信,表達他對陳克昌烈士的緬懷之情。信中說:“你的父親為革命犧牲,人民政府在京設有革命紀念碑,紀念百年來為革命犧牲的人民,你父親自在其列!


    同年(公元1901年)出生的名人:
    沈波涵 (19011989) 著名中醫婦科專家 江西省宜春市樟樹市

    同年(公元1932年)去世的名人:

    下一名人:涂美中
    正规外围买球app